移动版

*ST围海股东怒而减持 称董事会目无法纪 公司:你诽谤

发布时间:2020-07-17 12:55    来源媒体:新浪

一项减持计划牵出一场大戏。

7月16日晚间,*ST围海(002586)(维权)发布股东减持公告,公司收到股东千年投资、仲成荣、王永春的《告知函》,3名股东拟分别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64%、0.63%和0.33%的股份。

减持原因是什么?

3名股东称:“因围海股份在现任董事会的领导下,严重漠视中小股东合法权益,相关股东已对围海股份发展丧失信心,对现任董事会目无法纪丧失耐心。” 

*ST围海16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告知函》中所述的“减持原因”与事实严重不符,存在严重诽谤上市公司董事会的言论,其行为涉嫌侵害名誉权。

此外,公司独立董事作出了《独立董事声明》,要求仲成荣及其一致行动人发表道歉声明。

今日早盘,*ST围海跌停。

来源:东方财富

减持理由陷入“罗生门”

上述3名股东的减持方式包括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等,减持期限为2020年8月7日至2021年2月5日。减持的三方系一致行动人。

上述《告知函》就3名股东拟减持的原因称:“因围海股份在现任董事会的领导下,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2017年8月24日签署并公告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等一揽子协议中约定的付款、限售股解禁等义务,毫无商业诚信和契约精神,严重漠视中小股东合法权益,相关股东已对围海股份发展丧失信心,对现任董事会目无法纪丧失耐心。”

面对指控,*ST围海称,《告知函》中所述的“减持原因”与事实严重不符,存在严重诽谤上市公司董事会的言论,其行为涉嫌侵害名誉权。

独立董事称:“控制人仲成荣及其一致行动人突然发布上述减持告知函,通过陈述‘减持原因’的方式无端指责、恶意中伤上市公司董事会,其目的无外乎混淆视听、转移视线。仲成荣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行为,已造成侵害上市公司董事会的名誉权,望其停止违法行为,发表道歉声明。”

公开声明提到,仲成荣及其一致行动人既是上市公司股东,又是上市公司持股 89.46%的控股子公司上海千年的创始人并曾长期担任上海千年董事长,且是上海千年交易案的核心交易对手,理应公正、公平、坦然地接受相关审计,维护上市公司及其全体股东的利益,而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强行要求解禁并减持股份。

公开声明表示,鉴于上海千年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仲成荣及其一致行动人是否触及《关于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盈利补偿协议》的相关条款尚未有公断,因此声明人认为,仲成荣及其一致行动人此时不应也不能进行减持。

矛盾由来已久

2017年8月,围海股份与上海千年股东千年投资、仲成荣、王永春等31名交易对象签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上述股东拟以14.29亿元的交易价,将其持有的上海千年88.22975%股权转让给围海股份。仲成荣、王永春为夫妻关系,千年投资为仲成荣、王永春实际控制的公司。

收购后,仲成荣一方进入围海股份前十大股东行列。2018年半年报显示,千年投资成为围海股份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11%,仲成荣成为围海股份第九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21%。

2019年5月,因存在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等事项,公司股票简称由“围海股份”变为“ST围海”。2019年8月,仲成荣当选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

但此后,原董事长冯全宏和仲成荣为董事长的董事会之间矛盾公开化。2019年10月,ST围海公告称,鉴于公司实控人之一冯全宏、朗佐贸易、围海控股、围海贸易严重损害公司及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对外构成越权和无权代表等原因,公司及工程开发公司于2019年10月15日以冯全宏、宝鸡支行、朗佐贸易、围海控股、围海贸易为被告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状》。

此后不久,公司发生的抢公章事件引起广泛关注。

2019年12月13日晚间,ST围海公告称,公司收到财务总监、财金部及行政部紧急通知,公司财务总监所监管的财务专用章、所有网银U盾(复核U盾)等及行政部监管的公章被公司控股股东围海控股的董事长助理冯婷婷女士等人强行拿走。

几天之后,2019年12月20日,仲成荣辞去ST围海董事长职务。

因审计机构对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2020年5月6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由“ST围海”变更为“*ST围海”。

7月14日晚间,*ST围海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称,预计上半年亏损2500万-3600万元。公司特别提出,截至本披露日,公司尚未收到公司子公司上海千年2020年4-6月份相关的财务数据,因此上述业绩预告数据不包含上海千年2020年4-6月份的财务数据。

编辑:亚文辉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